卫健委:中国与100多个国家进行了40余场视频交流


最后一位医生、有着1岁半婴儿的母亲说,没有补贴导致她决定仅参加线上咨询。“不去前线让我觉得有点羞愧,但事实是,她(婴儿)可能既失去母亲又无法确保财务安全实在是太糟糕了。”

对因公殉职补贴的担忧妨碍医生们前往抗疫前线 截图:《卫报》

DAUK组织者、急诊医生巴特罗登认为,那些刚刚退休又返岗、走上抗疫前线的高龄医生们,本身就属于高危人群,却被强迫离开NHS养老金系统、得不到因公殉职补贴,这是“道德上不可原谅的”。

周三(25日),63岁的阿迪尔·泰亚(Adil Tayar)因感染新冠病毒去世,成为疫情期间首位殉职的NHS系统医生。他退休后响应号召,在中部地区急诊室当志愿者。

根据英国国民医疗服务体系(NHS)提供的三种养老金计划,因公殉职的补贴通常相当于至少两年的养老金份额。

其中40人表示,基于这写理由,他们已拒绝因疫情调整工时或工作模式。

不过《卫报》29日报道,英国数百名医生表示,由于担心养老金政策导致工作中殉职、家人却得不到妥善补贴,他们更不愿意增加工时、甚至不愿返回疫情前线。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新冠肺炎疫情海外多点暴发后,外交部根据党中央决策部署,已经要求所有驻外使领馆全面行动起来,想尽一切办法,把党和政府的关爱传递给海外中国留学人员。不久前,国家曾专门安排临时航班先后从伊朗、意大利转运确有困难的人员有序回国。近日,由于疫情蔓延扩散,国际客运航班量大幅调减,一些中国留学人员中转回国途中遇到了一些困难,中国驻埃塞俄比亚、柬埔寨等有关国家使领馆获悉后都第一时间积极行动,全力以赴,紧急推动驻在国并协调国内有关部门及时予以妥善解决,帮助受影响的海外学子安全返回国内。

另一位医生说,他们都一次只预约上前线一周。“没有个人防护设备,没有因公殉职补贴,再加上缺少明确的领导和指导,让我觉得仿佛是自由落体一般。”

报道称,虽然受访者出现高烧和咳嗽等任一症状都不算确诊,但按照这一比例计算,潜在感染基数可达4500多人,远远高于目前东京公布的443名确诊者。3月31日,LINE同时针对全日本8300万用户发起调查,帮助政府确定感染人群和地区。就在当日,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简要介绍了东京疫情情况及发展态势。她表示情况紧急,首相需要尽快决定是否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观察者网讯)英国王储、首相、卫生大臣先后确诊新冠肺炎,同时,全国1.2万名离退休医生响应号召返岗,超过75万志愿者申请加入抗疫。